南京“诈捐门”调查:黑中介扣5地方专顶.7万美元被疑洗钱(图)


发布时间:2021-04-19 20:44:25 阅读量:3542 作者:朝棋

台湾医院并未收费,柯江又拿不出票据,加之其久久不愿把款转到博爱之家的监管方账户,网友质疑柯江“与中介公司联合起来洗钱”,“不然,31地方专顶.9万美金,相当于190万人民币,连个协议都不签?”

女童手术需 200万 网上转来646万善款疑遭“洗钱”

关注南京“诈捐门”风波谁拿走了爱心捐款?

南京4岁女童媛媛(化名)今年初被查出患有罕见原发性重病“脊索瘤”。这种病的患病几率为百万分之一。父母带着媛媛跑遍国内各大医院,得到的结果却全是无能为力。得知美国一家医院可以治疗这种病,但需要200万人民币,媛媛父母发表了一封题为《难道整个南京城都救不了这么一个可爱的孩子吗?》的求助倡议。在短短20余天,募集了646万元捐款。

然而,还没等孩子飞往美国治疗,孩子父亲柯江的一系列举动却引来质疑:明知200万捐款已够,却不关闭捐款通道;在签订了托管协议后又私自向中国台湾一家医院打款31地方专顶.9万美金,导致未成行被扣5.7万美金;负责转账的中介公司突然人去楼空,柯江也拿不出扣款票据……

捐款事件在南京城不断发酵,也引起了全国网友对慈善捐款监管的大讨论:究竟是谁,拿走了爱心捐款?

风波遭疑骗捐

“明知捐款够了,为何不关闭捐款通道?”

今年5月21日,媛媛的不幸遭遇在微信微博上疯转。网友们纷纷解囊,个人捐款最高达到5万元,少则上百。

在大家不断献爱心时,网络上却出现了“柯家有4套房,有车,柯江使用的手机是苹果6,并非倡议书中所写的‘砸锅卖铁’”的质疑。

与此同时,柯江也被爆出的“在2014年之前,经营过一家IT公司,历时10年,后来又开过酒吧,经常外出自驾游”、“在当地明基医院住院期间,总共医药费才3万多,住院费就占了3万,明知医院无法医治,却想通过住院骗捐”。

6月10日,柯江带着记者到南京市房管局查询,证实自己只有南京市和燕路一套价值130万的住房和老家一套50平米左右的小产权房。

不过,柯江在上午告知媒体捐款总数有50万元左右,下午却突然改成485万。

这让很多捐款人难以理解,“一个迫切需要钱的人,按常理,一定会随时关注打到自己卡里的钱有多少,柯江明知200万捐款已够却不关闭捐款通道,‘骗捐’目的很明显”等声音四起。

7月22日,华西都市报记者找到了其曾经开过的电脑公司,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同事这样答复:“柯江是与人合伙开过这家电脑公司,但早就转让了,听说后来开过一年酒吧,也亏了”。

明基医院宣传科工作人员李娜则明确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媛媛于5月20日入院,7月1日出院,住院42天,入院时,院方明确告知家长尚无可行治疗方案。住院期间,医院对孩子治疗为物理降温。总共费用3万多元,由于住的是单间,日费用为800元”。

对于捐款超过200万元却不关闭捐款通道等质疑,柯江通过微信等渠道回应:“捐款渠道较多,自己和家人照顾孩子,无暇统计。为了便于照顾孩子,夫妻俩都暂停工作。二人共同持有房产一套,目前已挂牌销售,估价130万元,该房产目前仍有贷款二十余万元未还清。二人持有汽车一部,估价6万元。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不动产和存款。”

滥用善款

中介扣5地方专顶.7万美元 无票据被疑“洗钱”

由于数额巨大且远超预期的200万,大部分捐款人在质疑柯江有“骗捐”嫌疑的同时,也要求柯江寻找第三方对募得的646万元进行监管。

在和江苏省儿童基金会未达成协议,又因“条款限制太多”拒绝了南京市爱德基金会的托管情况下,柯江选择将账目交由南京市浦口区博爱之家(民间慈善团体)打理。

可就在协议签订8天后,博爱之家却突然宣布解除协议!

博爱之家相关负责人李勇(化名)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双方于6月17日签订协议,6月19日,柯江签字确认共募集善款646万元。协议约定其在博爱之家完成统计后,将所有善款转入博爱之家专门为其申请的对公账户,使用前提供相关款项使用的说明及凭证,由博爱之家统一拨付。

“但柯江并没有这样做,实际上,这646万元,在统计数据出来前,已只剩448万,有约197.7万元(美金约31.9万)在6月18日就被柯江转到了台湾。”

李勇说,柯江告诉他们,一个中介公司向他推荐了台湾林口长庚医院,决定带孩子去台湾试试,但需要31.9万美金,因6月19日为台湾端午假期,必须在18日上午之前将保证金31.91万美元打入对方账户,否则将影响签注及孩子赴台就医。

“当时我们还派了2个人一路劝他,在没有任何协议和有效核实的前提下,暂时不要转款。但中途柯江说临时有点事,要离开一会儿,结果两个多小时后回来,就说31.9万美元已经向台湾医院汇出。”

10个小时后,柯江突然告知博爱之家,医院单方面更改了治疗方案,他决定终止赴台,继续原先的赴美求医计划,但医院方要扣除包括前期医疗诊断和包机预定取消的费用共计5.7万美金。

柯江解释说,他通过一家名为申医国际健康事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南京办事处工作人员,联系上了台湾的医院,31.9万美金是通过中介公司向医院转的款,5.7万美金也是被中介公司扣了。

随后的两三天,博爱之家再次催促柯江把剩余善款转到对公账号,但柯江却表示已和美国洛杉矶儿童医院达成协议,已从账户划转了26万美元,加上申医国际方面退的26万美金,共52万美金全部转到了美国。

“鉴于美国医院对病人隐私的保护,通过私人账户汇往境外的款项使用情况及后续可能存在的退款情况,博爱之家无法跟踪,只好决定解除托管协议。”他说。

调查台湾医院:未收过钱

中介公司人去楼空

柯江私自向台湾医院打款31.9万美元被扣5.7万美元一事,在网上炸开了锅。7月1日临去美国之前,柯江发表声明,将把主要精力将放在孩子身上,其余事交由北京盈科(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朱林打理。

不过,朱林向媒体提供的柯江和中介公司申医国际健康事业股份有限公司往来的清单,只有“5.7万美元包含3.1万美元的航空器退订手续费、2.6万美元的诊疗费用”,没有收据和发票,也没有委托协议。

为此,包括博爱之家与上海一家媒体均通过邮件等方式向台湾林口长庚医院核实,该医院的回复让人吃惊:“台湾林口长庚纪念医院国际医疗中心于年6月12日接收转介单位提供的蕾蕾小妹妹的医疗资料……6月18日,本院立即将三位医疗专家评估结果及治疗建议回复对方……之后对方再未联系医院。本院未收取任何评估费用。”

对此,柯江通过微信解释:数次向对方索要票据,但对方最后将他的微信直接拉黑。柯江口中的“对方”,就是自称申医国际健康事业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工作人员王希。

7月21日,按照柯江此前公布的王希办公室地址,华西都市报记者来到位于南京市白下路上的伯利兹科技园,寻遍每个楼层,未能找到申医国际公司的身影。园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管理人员介绍,“这个园区从来没有进驻过一家名叫申医国际的公司”。

华西都市报记者拨通王希的手机号,听说要采访关于5.7万美金的事,王希连忙打断记者,“我现在生病了,在医院住院,不方便接听电话,这个事等我出院了再说。”

末了,他又补充道:“网上的说法跟事实不符,柯江手里面的资料是齐全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不准确的信息。”

记者向南京市秦淮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核实,也未能查询到申医国际在南京设立办事机构的任何信息。而此前,王希在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又曾改口称自己并非该公司工作人员。

事实是否真如王希所说,柯江手里的资料是齐全的呢?7月21日,华西都市报记者再次通过微信联系上正在美国的柯江,对于5.7万美元的票据及剩余约289万元人民币善款的处理问题,他说:“请给我们时间来回答您的问题,谢谢”。

他的委托律师朱林则在几天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柯江上了对方的当”。

而同一天,网友杨燕(化名)通过微信给华西都市报记者发来信息,她的一位朋友委托在台湾学习的一位交换生,到位于台北市农会大楼的申医国际健康事业股份有限公司总部查看,得到的结果是:整个公司只有4张办公桌,且早在6月底就已搬离,已无人上班。

动态

网友报警举报柯江诈捐柯江举报中介公司

7月21日早上7点,美国洛杉矶儿童医院用中文给华西都市报记者发来邮件:

“经过我院肿瘤团队和其他专家的全面检查和评估之后,我们确定媛媛的脊索瘤已进一步恶化,肿瘤已经扩散到身体其他部位。我们的临床专家迅速开始对媛媛进行化疗,目前已完成第一轮化疗。每个化疗周期为3至4个星期。在第二个化疗周期之后,我们的临床专家将进行更多的检查,看看肿瘤是否在缩小。目前,媛媛通过中心静脉导管进行营养支持,病情危重但稳定。”邮件一并确认:已收到经信用卡和电汇支付的用于媛媛治疗的初始保证金共计52万美元。

对于柯江可能“诈捐”并“洗钱”的行为,早在7月16日,自发组建了“柯江事件追踪”微信群的50余位网友以柯江涉嫌诈捐为由,前往柯江户口所在地的南京市鼓楼区小市派出所进行集体报案。

小市派出所民警告知华西都市报记者,此案已经受理,不过细节暂不便对外透露。

7月22日,在得知台湾申医国际人去楼空的情况,柯江通过越洋电话和王希商谈到办公地所属派出所——南京市建邺区公安分局沙洲派出所报案。王希告诉采访记者:“(柯江)报案好啊,看谁在颠倒黑白”。

尴尬

通过网络募捐民政局监管于法无据

2010年10月,江苏省曾出台全国首个《慈善募捐许可办法》,规定在该省范围内,募捐活动只有两种情况不需要行政许可:一是由慈善组织和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组织开展的募捐活动,比如慈善会、红十字会等公募机构;二是为帮助特定对象在本单位或者本社区等特定范围内开展的互助性募捐活动。自然人不得举行面向公众的募捐。这项规定,曾在全国引发热议。

不过,由于柯江家的募捐通过网络进行,首先在微信微博上求助,打款的方式也是微信转账、支付宝转账和银行转账,另外一部分才是现金捐赠。

这让募捐发生地所属南京市建邺区民政局很尴尬,捐款事件已经甚嚣尘上,却无法律依据可以介入监管。于是,民政局只得督促朱林律师尽快与柯江联系,形成正式委托关系,并及时向社会公布收到的善款金额、使用情况、台湾及美国费用使用事宜。

华西都市报记者试图就此事向建邺区民政局作深入了解,但该局相关领导婉拒了采访,“确实不知道该介绍什么”。建邺区委宣传部负责外宣的科长董海兵也向记者表示,目前事件还未尘埃落定,政府相关部门确实不便接受采访。(图片经当事人同意,取自其微信)

华西都市报记者刁明康 发自江苏南京

南京 女童 父母

上一篇: 黄帝故里拜祖大典举行 放飞和平鸽改为放飞气球

下一篇: 蔡琴水木年华等将轮番献艺“延庆长城森林艺术节”


来自荆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9
世界上最难忘记的两件事,一是遇见,二是忘记。 回复
来自常宁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9
世界上最难忘记的两件事,一是遇见,二是忘记。 回复

  • 来自富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9
    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和你白头到老。有的人,是拿来成长的;有的人,是拿来一起生活的;有的人,是拿来一辈子怀念的。 回复

  • 来自邛崃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9
    忧愁他整天拉着我的心, 像一个琴师操练他的琴; 悲哀像是海礁间的飞涛; 看他那汹涌听他那呼号。 回复

来自彭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8
当你必需为一段爱情做承诺时,一切其实都已结束,当你必须为一段婚姻作承诺时,一切才刚开始。 回复
来自榆树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8
当月光将花影描上了石隙,这粗陋的顽石也化生了媚迹。 回复

  • 来自榆树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8
    有些时候,我总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在我的世界里一切都是美的,没有什么争夺,吵闹。我终究是一个人,活在现实。一次一次的失败,让我明白我必须有灵魂,有生机,有活力,我才可以活的不空虚,我才可以追求梦想,才能有梦想。 回复

  • 来自汾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8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并不是失去了一些朋友,而是我们懂得了谁才是真正的朋友。 回复

  • 来自张家港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7
    对讨厌的人和事露出微笑是我们必须要学会的恶心。 回复

  • 来自秦皇岛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7
    离开我就别安慰我,每一次缝补也会遭遇穿刺的痛。 回复

随机资讯 河北启动“122”交通宣传日 吁社会 河北涿州新民居建设措施多 免收20 走访湖北丹江口南水北调内安移民安置点 甘肃暗访旅游“敏感线路” 导游仍要挟 浙江首家空港保税物流中心正式封关运营 河北安新推行“民生财政” 县委书记谈 央视少儿春晚新疆赛区才艺选拔赛闭幕 湖北大冶民营业主不修祖堂捐巨资修渠塘 福建宁德商城火灾系人为纵火 入室盗 陕西渭河治理“三年变清” 将现青山 福建泉州打造3个超2千亿元产业集群 探访浙江青田石雕小镇:老调重弹谱石文 新疆昌吉州紧盯“四风”实名曝光 13 贵州毕节:煤磷资源引来新能源企业“扎 中国电梯生产制造产业西移 绵阳科技城 (行进中国)福建“造福工程”向贫困宣 甘南香巴拉旅游节开幕 舟曲被评中国楹 贵州毕节2012年完成生态移民1.2 广西北海空气质量居全国城市前列 重庆忠县:“三年行动计划”建设中国柑 两岸亲子文创作品联展杭州站开幕 共绘 拉萨火车站 “五彩哈达”温暖春运返乡 江苏新农合混合支付比例全国第一 更 重庆集中整治行人通行秩序 严查乱穿马 妙龄女郎未婚先孕 挺着大肚子掩护堂姐 云南曲靖3年内消除农村危房 “弃婴岛”的尴尬 如何化解? 合肥一小学生校边商店赊账近千元用来购 哈尔滨北方森林动物园十周年“庆生” 浙江岱山119成“捅蜂”热线 俩月端
热门专题